『こんな好きな人に 出逢う季節二度とない』
【簡書搜尋『惟逸』,new 停車場】

【luzkain】食色性也

應該會被屏蔽吧,肯定的,可以算是第一篇《差點失去》的番外唄~

啊 ~ 我想睡了,眼睛超腫,到後面肉就寫不出來了,情節亂到我都要吐血,而我的靈感就像某知名球評所說,像變了心的女朋友一樣再也不會回來了。

晚安。

-----

和kain雖然在一起才一年,不過更重要的是,今天kain二十歲了。

這也意味著,luz心想,終於能將kain給拆吃入腹,將他變成屬於自己的所有物了。雖然一直都是自己的。

 

 

 

-----

「等嗯…不、不要…」kain雙手推阻著luz,好讓自己不被luz困在這地方-luz房間的雙人床及luz雙手臂之間。

「為什麼不要?」luz不甚滿意的反問著kain,但頭仍持續的往kain的頸間磨蹭,不時的伸出舌頭在kain的脖子上畫出一條條的記號,末了還充滿挑逗意味的在kain的耳朵中吹口氣,以表暗示。

 

只聽kain一會兒說肚子餓,一下又嚷嚷著還沒洗澡。

luz嗤笑著說,「kainくん你這算什麼理由與藉口?我壓根就不在意。」

語畢,稍稍使用了蠻力制住kain搖來擺去的頭後侵略力十足的吻上,那性感的薄唇此時如同愛撫嬰孩般地摩娑著kain的唇瓣;舌頭也一進一出,逗得kain恍若掉入水裡一樣,弄得他快要窒息了,卻又耽溺於這情慾的漩渦之中,難以自拔。

 

待吻了差不多之後,luz惡意滿滿的舔了舔唇說道,「kainくん真是美味呢。」而kain也只能無力的眨巴著濕漉漉的眼,然後再幾秒鐘之後才嗔瞪著罪魁禍首。

口中正要說出責備的語言時,卻被跨坐在自己腿上的luz給猛地拉起身來。

 

「哇啊-luzくん你到底…」話還沒說完,就被luz急促的語句打斷「好了kainくん,乖乖閉上嘴巴,等等有你得叫,現在幫我脫掉衣服」

kain被luz如此直白的話給愣了一下,整張臉瞬間佈滿紅暈。想拒絕,卻又礙於自己被luz那引以為傲的長腿箍住,纖長的手指還大剌剌的揉捏著kain的臀瓣。kain只好又羞又氣地咬牙,暗暗地決定還是乖乖聽luz的話,以免今晚被折騰得太慘。

 

 

 

不知是興奮還是害怕,總之kain的手微顫抖著,luz愛憐的笑了笑,說「別怕kainくん,有我在呢。」

像是咒語一般,當初被女朋友背叛時,luz也是這樣安慰自己,陪伴自己走過那低潮。kain害羞的抿抿嘴,穩了穩下自己的心神,這手才真正的撫上luz的衣服。

 

沒有鈕扣。今天luz穿的是件低領純黑衫,胸口亮晃晃的十字項鍊像是提醒kain,他即將打開這禁忌卻又滿是甜蜜的情慾大門。莫可奈何的kain只好將手伸至luz腰間,將衣襬往上拉,卻也瞥見luz那被繃在窄褲裡男性特有的器官,顯明,且散發出的佔有慾望太強烈,幾乎讓kain想打退堂鼓。

 

「繼續」luz滿意的看著kain,鼓勵般的拍拍他的屁股。

「你好囉嗦!」為了掩飾害羞,kain假裝不耐煩得扭臀,好避開luz的騷擾,卻也沒注意到這動作讓luz的慾望更高漲。一鼓作氣的將luz的衣服脫去並亂丟至床下,與此同時luz也像是抓好時機一般,迅速的拖掉kain的褲子,連同皮帶一起。

 

再怎麼磨磨蹭蹭,兩人終於坦誠相見。

 

即便剛剛就注意到luz的「那裡」很壯觀…kain害羞的想,現在看到實體真的是好、好羞恥啊!

對自己不論是長相、聲音還是身材都還滿意的luz,見小情人那欲語還休的樣子,更故意的調笑kain,「還喜歡嗎,kainくん?」

 

被這問題給弄得不知所措的kain嗔怒著,而luz只是隨意的敷衍他之後,道「kainくん,閉上眼一下,有個驚喜給你」

在任何事情上都很遲鈍的kain,雖然不清楚luz要做什麼,不過仍是樂觀的想著,luzくん終於開竅了要送我拉拉熊了嗎?滿是雀躍的表情讓luz實在有點對不起自己的良心,不過……

 

「嘛,算了,就當給kain上一堂課吧」

 

 

 

-----

直到kain發覺不對勁時早已來不及,他發現自己的雙手被皮帶-和母親去買東西時一起挑選的-給勒緊,並固定在床頭上。

 

「luzくん你這樣太變態了!!!」這時的kain真的是羞憤至極了。

「只有對你而已kainくん,你一定不知道我已經想了你多少年了……」

 

像是在膜拜心中那崇高的神一樣,luz小心翼翼的用手輕輕撫過,美好的體態、白皙的肌膚都讓他愛不釋手,而溫熱的鼻息也曖昧的噴灑在kain身上,讓kain既羞恥又難耐。終於,等了這麼久…就為這一刻,luz感慨的想著,在今晚我終於可以將之完全納入我為他準備已久的牢籠中,一輩子都不放開。

 

前一秒還溫柔的愛撫,下一秒卻仿若換了一個人,luz略微粗暴的啃咬著kain的胯骨,在上頭留下許多咬痕,及散發淫靡光芒的唾液,令kain吃痛的驚呼一聲,但這並不能阻止luz。反而變本加厲的,上下擼動著kain的yin莖。接著他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kain,希望kain可以為他癡迷、為他瘋狂。「別哭,kain,會讓你舒服的」說完,擦去kain的淚滴後隨即又將頭埋在kain大開的兩腳中間。

……

 

 

前戲非常的漫長。

就怕kain會有所不適,但這太他ma的折磨自己了,luz暗罵著,應該可以了吧。甫一抬頭,只見kain早已被因為他的挑逗而雙頰紅潤,那之前才吻腫嘴也開開合合的吐出美妙又誘人的音調。

 

「kainくん,只有你一個人爽太不公平了」

不待kain反應,便將自己的手指插入kain的嘴裡,細長的食指與中指任性的玩弄著kain的軟舌,時而刮刮他柔軟濕潤的嘴頰,使得kain流出大量晶亮的口水,另一手也拿過潤滑劑擠在自己的慾望和kain的後穴上。

「嗚嗚、嗚…luzくん不、不要了,已經快、快…啊──」話未說完,又發出高昂的尖叫。

 

緩慢而堅定的將自己的慾望插入,希望能讓kain不那麼痛,但事與願違,kain給他的回應只是大哭大叫,聽著kain口中抗拒的話,luz漸趨不耐。

 

「好了kainくん,乖,馬上就好」

 

又是揉卵蛋又是摸yin莖的,總算是讓kain不再哭叫。忍耐已久的luz挺動自己的腰,抓住kain那像是要逃離的身子,猛烈的不斷的撞擊。

 

痛。

kain真心覺得痛,可是那個人是luz,縱然嘴上一直罵變態,但一門心思也都早早給予這正努力證明有多愛自己的luz。思及此,kain也再度動了情,配合著luz或是扭腰擺臀,或是縮緊後穴,呻吟也越發的大聲。感受到kain的心意,luz雖臉上沒什麼表情,可上揚的嘴角也洩漏出自己的好心情,開恩似的鬆開kain的手,並溫柔的引導著kain圈住自己的脖頸。

 

「好好抱住了kainくん,一起去吧」

 

說完這邪惡的宣言後,luz便和kain以坐騎的姿勢直至絕頂。

……

 

 

 

食色性也。

luz有天在網路上偶然看見此番話,吃與性,皆是人的天性,luz滿意的笑笑,是啊,而我也不過是將它發揮的淋漓盡致,我親愛的kainくん。

 

评论(9)
热度(60)

© 惟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