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んな好きな人に 出逢う季節二度とない』
【簡書搜尋『惟逸』,new 停車場】

工作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三)

噢,我真他媽的又被老闆銃康。


暑假到了,我和M同事決定,我和另一位F老師上早班而他上晚班,剛好各取所需,也和老闆談妥(雖然期間她一直該該叫,說M同事才是安親主導老師,而我是安親『助理』老師),但不管怎麼樣,暑假開始了。


就在昨天,我下班後,接到家人(剛好都在同一間公司上班)的電話,說她被叫去問說我為什麼老是遲到(而這個問題我老闆已經問了我五次以上,而且是我跟我家人分別五次以上),所以吧啦吧啦的一堆我家人不能理解的連珠炮,最後自己拍板決定我從八月開始上晚班,而安親部分就由F老師獨自帶早上的活動。


我一直知道我老闆自以為很了解所有人,但實際上最不了解別人的就是他。


他一直強調,我只是安親『助理』老師,不可以這樣(這樣是哪樣,他也講不出個屁來),我超不爽。他媽的,M就他爽爽的上他的課,然後我被質詢他就孬起來,草,然後我老闆就一付所有事都在他掌握之中。


妳請的櫃台是智障,沒腦袋,死腦筋,很好呼攏,不代表其他老師都一樣好嗎?四十幾歲了不起嗎?老是占學生便宜;出爾反爾;出包了就是別人的問題,別人的錯拿放大鏡來檢視,並在大庭廣眾之下大力鞭笞。


好多好多,其實今天很憤怒,本來是要去和他理論。

(我老闆是個很孬的人,一旦硬碰硬,而他發現他硬不過妳時,就躲)可是我家人說,抗議有很多種方法,未必是要用激烈的手段,我瞬間發矇,但面對這人我可以不採激烈手段嗎?我滿腦問號,昨晚也睡得很不好,根本就沒怎麼休息到…疲倦。


換工作嗎?會,我會換的。

雖然我對那些小孩很不捨,尤其我帶著長大的那幾個…可我們終究是陌生人,是彼此生命中一位過客,只是多摻雜了情愫進去而已。


评论

© 惟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