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んな好きな人に 出逢う季節二度とない』
【簡書搜尋『惟逸』,new 停車場】

【luzkain】囚

靈感是參考陸蠡的『囚綠記』,還有之前kain發推說被luz壁咚的事。不過寫到後面就亂七八糟了,因為luz被我寫到有點變態,然後kain也斯德哥爾摩症,個人覺得還好 .. 不過之前和小昕討論過,或許會有人覺得太重口,但我就想這麼忠實呈現我腦內所想,因此特地打了這麼一長串的前文 .. 如果ok,那麼請下收,感謝。

ps, 其實後面還一大串,但是前後文太跳tone,所以就沒上了,^_^。


------------------------------------------------------


吶,你可以多看我一眼嗎?

不要再理會那些蒼蠅了,你的眼裡只要有我就可以了哦。

知道嗎?

ka-i-nくん。

 

-------

 

踩著時髦亮麗的鞋,喀、喀、喀的聲音,伴隨著步伐漸漸消失在一棟大樓的中堂裡。

這裡是luz家。

luz脫下長版外套,隨意梳洗下後,拿起剛剛從信箱中收到的信,拆開。

 

『kainくん:

      真的很抱歉,如此冒昧的寫信給你…但我真的快壓抑不住內心對你的愛慕,那次偶然的相遇,令我非常難忘…』

信紙上的內容還沒讀完,就被luz面色不善的撕掉,嘴裡還極為憤怒的「嘖」了一聲,滿腔怒氣無從宣洩,好看的唇只好選擇咬牙切齒的罵句「混帳!」以消心中那足以燎原的妒火。

 

//////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luz單手支著下巴回想,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吧。

 

那天下班後,luz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住宿的地方,心裡嘀咕著也差不多該要繳交手機費用了,於是順手翻開自己的信箱,卻突然發現一封粉紅色的信,luz也知道自己條件還算不錯,總會有那麼幾個愛慕他的小女生偷偷塞信到他的信箱裡,即使他對於這個行為非常嗤之以鼻,仍會裝模作樣,將信小心翼翼的拿在手中,便轉身離去。

 

打開信紙後,luz傻了。

 

這根本不是寫給他的信,而是寫給一個叫kain的人,真是…怎麼會有這麼 粗心的人啊?luz又是好笑又是無奈的將信放回原本的粉紅色信封內,然後準備將它還給原本的主人。向大樓管理員詢問後luz才知道,kain住在他的樓下,估計那女孩子當時內心像跳跳糖般,跳呀蹦的,所以才放錯信箱。而說起與kain的第一次相遇,luz噗叱的笑了出來,望著電腦桌面上之後偷拍到的側顏,滿眼憐愛,真的很慶幸,感謝神讓我遇見kain。

 

即使luz本身對於神的存在抱持著一種中立的態度。

 

同天,luz看了眼手錶,想著kain應該也差不多在家了,起身整了整衣衫後便準備去敲kain家的門。

 

kain下課後,因為當天有體育課,所以一回到家就迅速進入浴室洗去黏膩的汗漬。呀啊-真是舒服,kain關起蓮蓬頭一邊想著,一邊拉開浴簾,小心翼翼的邁出浴缸,浴巾柔軟的觸感在身軀上四處游移,擦拭掉乾淨的水珠之後,kain穿起休閒的家居服,正想著等等要開火煮點什麼來填飽自己的肚子時,門鈴卻突然響起打斷了他的思緒,令kain小小的驚呼一聲。

 

帶著微微的濕意,平日柔軟的黑色細髮,此時更加的軟塌,襯得kain愈發像個乖巧單純的高中生一樣。透過貓眼,kain發現門外站的是個穿著極為耀眼的年輕男子,不禁歪著頭思索最近有遇過這個人嗎?而kain看對方也算是友善禮貌的樣子,便開啟大門,將自己毫無防備的樣子都展現給那不多久後就對他懷有其他意圖的男子看。

 

剛沐浴完的kain,簡直美味可口,luz下流的想著,雖然他今天才第一次見過kain。

 

說明來龍去脈後,kain先是自顧自地羞赧了一陣子,畢竟寫給自己的情書竟不小心投錯信箱,還讓人看見了內容,隨即kain才想到,讓客人站在門口說話有失禮儀,這才趕緊邀請luz進到家中喝茶以聊表歉意。而luz雖然很想進去和kain多聊聊,可是想到手頭還有些事要做便婉拒kain的好意,擺擺手便轉身瀟灑離開。

 

之後的幾次,不曉得是luz有心還是兩人真有緣份,總能一起搭同部電梯,luz想,也許曖昧就是這樣來的吧。記得其中一次,興許是遇到上下班的高峰時期,電梯內人之多,luz以及kain不得不靠得非常近,近到kain幾乎感覺得到luz那若有似無的鼻息…而幻想就像潮水般,一旦開始了,那羞人的遐想便狂湧而至。那仿若大人象徵的淡淡香水味、曖昧的鼻息,以及不算瘦弱的健壯成年男子的身軀,通通都讓kain在意的不得了。而luz起初也沒太過注意,只顧著別讓身旁的kain受到旁人的碰撞,誰知就成了那麼一個不大不小,適合狩獵的範圍。憑藉著身高,luz將手抵在kain身後的牆上,並故意低下頭,讓自己的唇靠近kain的耳邊,低聲說:「人有點多,抱歉呢。」末了,還唇瓣惡意的去碰觸一下kain的耳尖,而kain也確實如luz所想,羞惱的又縮小自己的身子,臉上也泛起淺淺的紅。

 

再之後的之後,兩人相遇的範圍變得更加地大了。而那頻率之高,連kain都覺得不可思議,在一次回家途中,kain還半開玩笑的跟luz說,真的很巧呢,幾乎每天都遇得到耶,luzくん不會是在我身上放了監控器吧?kain等了半天沒聽見luz的回應,不由得好奇回過頭看了眼走在他身後的luz,只見對方帶著淺淺的微笑,饒富興味的看著他…好一會兒luz才慢慢接口,道,怎麼可能,kainくん想太多了,我才不會做出那麼糟糕的事哦。雖說luz這樣回答了…可是kain總有股說不出的異樣感,令他那幾天總是心不在焉,異常地煩躁。

 

而隨著時間過去,kain也逐漸淡忘此事,反正都是朋友嘛,沒什麼關係的,樂觀的kain笑咪咪的想著。

 

/////

 

『叮-咚-』

突如其來的門鈴聲倏地拉回luz的思緒,先是平靜下自己滿缸的醋意及不悅,才慢條斯理的將信放進碎紙機裡,並順勢應門。

 

站在門口的kain充滿朝氣的向luz打招呼,並雙手奉上剛在回家路上買的點心。如果是平常,luz肯定笑開了嘴,但今天他整個心思都放在那緊靠著kain的那名不算陌生的男子身上。

 

見luz有點呆愣的樣子,kain才後知後覺的怪叫一聲,說,對不起對不起,luzくん跟你介紹一下,他是sou,是我的好朋友哦。說完便轉向身旁的sou說,這是luzくん,我的鄰居。聽完kain的引薦後,sou禮貌性的向luz打招呼,鑑於對方已經示好,luz也禮貌性的說句初次見面。隨意聊了幾句後,kain中斷了與luz的談話,領著sou回到自己家去。

 

維持著友善的笑容,luz笑意滿滿的向kain及sou兩人說再見。尚未跨進自家的大門,原先善意的雙眼,立刻盛滿扭曲憤恨,而渾身滿是暴戾之氣的luz,死死盯著電腦桌上一疊書面資料,緊握的拳頭上滿佈著暴突的青筋,不難看出此刻luz有多麼不滿。冷靜,luz吐口氣,在心裡對自己如此的說著,kain是我的,別太擔心……。

 

/////

 

其實這不是luz的第一次見到sou。

早在之前他就知道sou和kain很靠近,非常靠近,而且那個sou,似乎,好像,對kain抱有那不對的企圖與幻想。要問為什麼他知道?因為luz發現,sou每次看kain的目光充滿著赤裸裸的慾望,想佔有他,並將kain吞噬殆盡的那樣的眼神。

 

但此時的luz早已不復之前那樣冷靜。即使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內心早已像座著了火的森林,一點嫉妒便能將他所有的理智給焚燒光。去他的冷靜,luz不止一次的爆粗口,那種抓不住kain的感覺讓他幾乎快要窒息,kain或許不是他的一切,可是也絕對不能失去,kain除了只能是他的之外,誰都別想搶走kain。

 

/////

 

打了通電話邀請kain和sou到家中作客。

 

「欸?現在嗎?可是我和sou正在討論…」不等kain說完,luz隨即插嘴道,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呢,來陪陪我吧,一個人有點、寂寞呢。利用kain那善良的本性,luz裝作可憐巴巴的樣子以獲取kain那對他來說極為可笑的同情心。

 

在luz家,大夥兒一塊吃吃蛋糕,順帶喝了點調酒以助長歡樂的氣氛。聚會末了,本就不勝酒力的kain早已醉得七葷八素,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了,sou正欲開口卻被luz搶先一步,「souくん先回去吧,kainくん我再帶他回家就好,反正就在樓上而已」,找不到送kain回家的理由與藉口的sou只好一聲不吭的站起身子,生硬的說句,那就麻煩luzくん了,打擾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便轉身離去。

 

本就對sou看不順眼,luz揮一揮手便當作回應,不會,今天也謝謝souくん的祝福,再見。

 

待sou離去之後,luz立即鎖上大門,緩步走至已醉酒的kain身邊。骨節分明的大手輕柔的撫上kain的臉頰,拇指曖昧的摩娑那看上去富有彈性的唇…久久之後,luz才潤潤乾澀的喉嚨,略微沙啞的低聲說著,「kainくん,我很生氣,居然和他如此親密…」,話未說完,luz強行打開kain的嘴讓他吞下含有抗組織胺的藥錠,接著說道,「所以,必須接受懲罰哦,壞孩子……」。

 

/////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天了,kain還記得一開始醒來時的那種驚恐。

 

猶記得當初先不論自己昨晚到底睡誰家,可是手上、腳上都被人給纏上皮帶,嘴裡還塞上一顆口球,那樣的羞辱感真是令kain想一頭撞死。正當kain在思索這些讓人覺得噁心的事是誰做的時候,房門被開啟了。

 

咿呀一聲,房間外的光線一點一點的流洩進來。就如同kain的心,一點一點的被提高,殊不知,卻也讓他一步一步的走入絕望的深淵。

───

──

 

而kain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居然是luz?!

 

反觀luz,一點遮蔽的工夫都沒做,嘴角還噙著笑意的走向kain。「kainくん,感覺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呢?」只聽kain唔唔啊啊的,發出一堆毫無意義的聲音,luz也不急躁,待kain停止出聲時才接口,道,「我想kainくん應該不會不舒服才是,因為這可是我精挑細選的,絕不會傷害到kainくん…」,聽完後kain先是瞪大雙眼,並開始做激烈的掙扎,希望能扯斷那羞恥的東西。見狀,luz又慢悠悠的開口,「kainくん如果乖乖的,那我保證不對kainくん做任何kainくん不喜歡的事,但如果kainくん硬是要和我對槓的話……」此時,富有威脅性的字句讓kain清楚的知道,他大概再也無法逃離這個人了…害怕、絕望的淚水就這樣溢出眼眶。

 

「別哭…我心疼…」luz俯身貼近kain,舌尖溫柔得舔去淚液,而kain卻自顧自地死死的閉起眼眸,因為恐懼,眼睫毛一顫一顫的,看得luz憐愛卻也心疼不已。但是,不得不說,在luz靠近kain的那瞬間,腦海中那帶點青澀與害羞的回憶一波一波的衝擊著kain…依舊是那樣霸道卻沁人心脾的香水味,厚實的胸膛…可如今卻化為最令他害怕的事物,想到這,kain的眼淚,流得更兇了。

 

/////

 

每天、每天,luz都會花很多的時間在kain身邊陪伴他並聊聊天,雖然是單方面的;到了飯點時,luz會親自餵kain吃飯,並在餐後溫柔的替他擦拭掉嘴角的殘渣;晚上沐浴身體時,luz會鬆開對kain的束縛,並在刷洗身體的同時,會一遍又一遍的,告訴kain,『我愛你』。

 

時間恍惚的過去了,kain發現,其實這樣好像也沒什麼不好…因為luz對自己很溫柔啊、而且每晚睡覺時都還會抱著自己,哄自己入眠…。

 

大概最讓kain疑惑的,就是一天當中,總會有那麼幾個小時,整個人會昏昏欲睡、全身無力。雖然kain覺得自己應該要想辦法逃離這宛若監獄的地方,而不是去思考為什麼自己老是想睡覺,可是,如果離開了,luzくん會不會覺得很寂寞呢?每每想到這裡,kain又會推翻自己的想法,接著又會替luz找藉口、然後再推翻,又找藉口、再推翻……,kain覺得自己都快要瘋了…。

 

原來,luz在上班前,會在餐點中加入一些抗組織胺的藥劑,讓kain吃下,這樣一來他才能確保他下班回到家後,kain還是會完好如初的在家等他。不是沒考慮過藥吃多了對kain會有負擔,但是內心中近乎變態的執著讓luz找了可笑又可憐的藉口來掩蓋過去,『沒關係的,我好好照顧kain的…』。

 

/////

 

【我漸漸為這病損的枝葉可憐,雖則我惱怒它的固執、無親熱,我仍舊不放走它。】

 

這是luz某天隨意在網路瀏覽時看見的句子。雖然是看不懂的語言,但是下方有日文備註,luz苦笑了一下,啊、啊啊,怎麼這麼像是我內心的寫照呢?真是噁心…,但即便如此,luz眼神一暗,倘若時光倒流,我仍舊選擇這麼做,kain是我美麗又可愛的小鳥,即使他不了解我對他的偏執與溺愛,可沒關係,我懂,那便足矣,而為了保護kain不被他人所染指,縱使殘忍,我還是必須將他關在一個不受人打擾的地方,這樣一來,kain才能平安又安心的長大、茁壯。


评论(2)
热度(48)

© 惟逸 | Powered by LOFTER